防城港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西甲 > 正文内容

妖孽鬼夫拯救计划最新章节_ 第77章:魅狐篇(三十八)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防城港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你问。”城长卿爽快地答应了楚霁夜的请求。

    楚霁夜酝酿了一下,做好惹怒城长卿的心理准备后,才开口,“你是被皇帝下令绞死的?”

    话音一落,城长卿碾着花瓣的手顿住,两人之间的空气瞬间凝结,楚霁夜屏住呼吸紧张地透过黑纱看着城长卿的阴沉脸色。

    “是。”

    城长卿将手中的桃花扔到地上,寡淡地承认了柳烨昨晚的话部都是他生前的遭遇。

    楚霁夜硬着头皮追问,“所以你这么想除掉鬼王也是想要报仇?”

    “这也算是其中一个原因吧。”城长卿暗淡着银瞳,微微点头。

    “可是,天下的天师都知道那鬼王的老巢,十五年过去了,为什么大家都不试着联手除掉他呢?”楚霁夜激动起来,说话声也越来越大。

    城长卿抬眸看着楚霁夜,冷冷道,“你以为苍穹之巅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山巅吗?那是集合了九百九十九个阴年阴月阴时逝世阴人的魂力打完出来的鬼界!异类一旦进入,不出一个小时都会被里面的阴气彻底同化成阴人。十五年前,天师营曾经派了一百个精英天师潜入苍穹之巅,结果无一人幸免。要不是鬼王出了鬼界,我们这群天师道士是不可能重创他的。”

    “所以…城氏失误放走了好不容易才被打成重伤的鬼王,才会惹得皇帝震怒,甚至下令诛杀城氏天师一族?”楚霁夜道。

 &n出现抽搐、口吐白沫,请问她是怎么了?bsp;  城长卿胸口剧烈起伏,呼吸的幅度比往日加大了许多,“我的事不用你管,你还是好好管你自己吧。”

    楚霁夜咬住下唇,盯着城长卿不放,一白一红就这样蹲在满天桃花之下,彼此对视。

    静默许久,楚霁夜才打破死寂,

    “整整十五年人们都没办法进入鬼界杀鬼王,不,应该说是有了十五年前那次潜入鬼界的惨痛教训,让世人不想也不敢去冒着生命危险尝试去鬼界灭鬼王。可是,鬼王又为什么不再次出来作乱?”

    城长卿蹙起剑眉,兀地伸手捏住楚霁夜的小脸,用前所未有的冰冷语气对她说,“你只管跟着我去鬼界就是了,想那么多干嘛?”

    楚霁夜怔住,明亮的杏眸稍稍暗淡下去,昨晚那个跟她说想让她一直乐观开朗地活下去的人是谁?

    城长卿,你…矛盾了…

    “明白。”楚霁夜乖顺地应和。

    城长卿放开楚霁夜的脸,站起来,俯视着地上蹲着的小白团子,看着她紧紧收起的眉心,心底便开始烦躁起来。

    “他魂丹受损,正在疗伤自愈。”城长卿不忍看她皱眉的样子,便说出了鬼王沉寂十五年的原因。

    楚霁夜松开眉头,抬头看向城长卿,站起来,“哇啊啊!”

    楚霁夜腿一麻,身子不稳冲城长卿倒过去,城长卿神情一凝伸出手接住她。

   &nb泰安看癫痫去哪个医院sp;“真笨,蹲久了腿会麻,这点常识都没有吗?”城长卿沉声说道。

    楚霁夜站稳身子后,连忙推开城长卿,两手交握在身前,悻悻道,“忘…忘了。”

    城长卿瞥了她一眼后,便往旁边走了一步,抬头看向缀满粉色桃花的树,闭眼陷入沉思之中。

    楚霁夜顺着城长卿的目光看去,道,“那鬼王完恢复得需要多长时间。”

    城长卿嘴角一扯,淡淡道,“我又不是他,怎么知道?”

    “哦。”

    楚霁夜回了一声后,便看向院子门口,“我们去找宗昊跟东子他们吧。”

    城长卿不答,只是牵过楚霁夜的手,足尖轻点带着她掠上屋顶,两人朝着城主府外飞去。

    “诶!天师大人!你们这是去哪里啊!”

    地上传来铁生的呐喊声,楚霁夜回头看了下,只见铁生带着宗昊他们站在院子里抬头看着她跟城长卿。

    “九哥,我们去哪?”

    “练剑。”城长卿简单地说了两个字后,便加快速度,两人直接消失在铁生等人的视线中。

    …………………………

    城长卿带着楚霁夜落在夜城市集上,楚霁夜抬头往四周看了一遍,市集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nb引发癫痫发作的因素有很多,那么在治疗的时候,治疗的方法都是一样的吗?sp;两人站了片刻,城长卿便拉着她的手钻进人群之中,楚霁夜看着两人紧握的手,小嘴微张,心底不禁涌上一丝喜悦。

    “馄饨诶!肉多味香的馄饨!五文钱一大碗喔!”

    楚霁夜被小摊上的吆喝声吸引,她在现代最喜欢吃的就是馄饨,不知道古代的馄饨跟现代的是不是一样。

    城长卿见楚霁夜看着一旁的馄饨摊,心想他们还没吃早饭,所以就顺着她的心意拉着她走到了小摊后的一张桌子坐下。

    楚霁夜稍稍讶异地看着城长卿,嘴角不禁弯起。

    “两位都是要馄饨吗?”摊位老板上前询问。

    城长卿微微点头,楚霁夜伸长脖子往那冒着白雾的炉子看去,见摊位上还摆了一坛糯米酒,便兴奋地对老板道,“那个酒你们卖吗?”

    老板笑着道,“当然卖,要不然摆在那干嘛?”

    楚霁夜站起来走到那坛糯米酒旁边,伸手摸了下褐色的坛身,“我想要买一壶。”

    老板拿起一个小酒坛走到大酒坛前面,扒开盖子,浓郁的酒香味便溢到空气中混着刚捞出的馄饨香味,十足的烟火气息让楚霁夜心底生出幸福的满足感。

    “嘿!九哥,你喝酒吗?”楚霁夜冲一边正襟危坐的城长卿招招手。

    城长卿转头看向楚霁夜,见她抱着酒坛对着他开心地笑,心似乎被什么东西一点点填满。

    “好。母猪疯医院”城长卿淡然地应了声。

    楚霁夜收回目光,看着老板,“我要两小坛。”

    “好嘞,等小老儿给你们装。”老板眯着笑眼,一手拿过竹筒开始打酒。

    楚霁夜凑近看着里面的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古代最纯净的糯米酒,一点添加剂都没有!

    “姑娘要尝一口吗?”老板忽然出声。

    楚霁夜挑眉,“老爷爷,你怎么知道我是女的?”

    老板爽朗地笑了一声,“小老儿看你那小女儿一般的行为啊。”

    楚霁夜尴尬地挠头,悻悻笑了下,“让老爷爷见笑了。”

    老板将打好的酒递给楚霁夜,然后凑近她,满是皱纹的脸上挂着和蔼的笑容,“诶!我看你家相公气度不凡,宛如不食烟火的神仙,竟也能跟着你来小老儿这个不干净的小摊位。看来,他真的很喜欢你啊。”

    “他不是我相公,老爷爷。”楚霁夜脸上微微浮出粉红。

    老板神情一愣,目光在两人之间游离一回后,才了然道,“姑娘,小老儿活了大半辈子,看人很准的,那位公子怕真是喜欢你呢。”

    楚霁夜怔住,不禁看向城长卿,老爷爷的感觉是真的吗?

    要是真的,那……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ysaox.com  防城港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