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城港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奇闻趣事 > 正文内容

暴力甜妻:总裁坏坏爱最新章节_ 045 不择手段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防城港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甄心知道,摆在她面前的是一滩浑水。

    她不想趟。

    也趟不起。

    许沐似乎早就料到她不会答应,面上并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

    此时服务员推开门,送了两盘菜进来,还有一瓶红酒。他打开红酒,倒了两杯,一杯递给甄心。

    甄心没动,许沐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仰头一口饮尽。

    又倒了一杯,他低着头,执在指尖微微晃动,红色的酒液映出微红的光,衬在他脸上,显出他脸色别样的苍白。

    “甄心,我一步一步走到现在,很辛苦。如果这一步过不去,之前的一切都白费了,前功尽弃。”

    “那也是你和贾小姐自己的事情,与我何干?分手了还能做朋友?呵,也只有甄意那种傻小子才会相信。”

    许沐抬起头,伸手轻轻覆在她手背上,“甄心,等我的目的达成了,你就不用一直这么委屈自己了。”

    “是吗?那你先跟我说实话,你接近贾梦妍,到底是为了什么?”甄心的目光落在他带着钻戒的无名指上,然后将手抽了回来。

    许沐的手指动了动,收回来,仰头将杯中酒一口饮尽,才又开口道,“甄心,那天把你骗去茶室的人,的确是我。我不贪图贾家的财产权势,我也不爱贾梦妍这个人。我现在不在乎用什么不堪的手段,我只要能达成我的目的……”

    他举目望着她,黑眸底是无尽的情愫,仿佛一潭无尽的深渊,“可是,甄心,一个曾经深爱你的人,不惜将你和你身边的人都拖下来……这件事,它一定有非比寻常的理由,非做不可……”

    “不要说了。我不想听了。”

    甄心突然觉得心慌,她用力抓起包,“许沐,你的忙我帮不了。现在的甄心,只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没有父母,没有家,只有工作。我不想有朝一日连仅剩的工作也失去,饿死街头。”

    她说完快步走出包厢,身后的许沐一动不动。

    她还以为他会强拉住她。

&nb呼和浩特专治癫痫的医院sp;   幸好没有。

    傍晚下了班,甄心回到御景苑。

    天色已经全黑了,冬夜总是来的那么早。

    萧庭礼坐在客厅沙发上,黎一拿着一张长长的清单给他过目,“需要采购的东西都列在清单上了,您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至于家里各方亲戚的礼品,就要萧先生您亲自准备了。”

    甄心换了鞋走过去,随意瞟了一眼,“怎么突然要买这么多东西?”

    “下个月初就是新年了。”萧庭礼随口答道。

    甄心没再说话,只是上楼的时候,脚步不自觉的就放轻了不知不觉,竟然都要过年了。

    她原先说很快就会搬走的,谁知,一下子就过去了两个月。

    不是不想搬,现实不允许她搬走。一件事接着一件事,莫名就走到了这一步。

    她真的害怕住在外边的时候,哪天突然一把刀架在脖子上?

    贾梦妍真的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她也不知道,究竟到什么时候自己才算安全了?

    或许是,许沐和贾梦妍结婚的那一天?

    然而,马上就要过年了,萧庭礼肯定是要回家的。

    他现在没开口,不代表就能让她一直住下去。

    萧庭礼上楼后,在主卧室没看见甄心,反而听见客卧传来说话声。

    他轻推开门,看见甄心面向着窗户,正在打电话,手指无意识地在玻璃上划着。

    “妈,下个月就过年了。”

    “是啊,就要过年了。”刘爱梅在电话那端叹气,声音里透出无奈来,叫甄心听的心底发慌,“我和你爸早上才说到这事,还没来得及通知你……”

    “你们要带爷爷和弟弟回老家过年,是吗?那我呢?”往年这个时候,家里早已经开始采买送给老家亲戚的各种礼品,她常常在下班后,就得去超市商场里帮着挑捡。

    今年她忙的忘了,却也没人通知她做这些事。
治疗症状性癫痫病哪家好>     萧庭礼的脚步顿住,静静靠在门边上。

    电话那端的刘爱梅,像个做错事的小孩,连解释都显得无力,“你知道的,家里的车小,装了那么多东西,就只能坐四个人……我想着反正你也不喜欢回乡下……”

    “是啊,我不喜欢。他们老催婚,还笑我是个大龄剩女。”甄心的声音透着沙哑,萧庭礼从里面听出了强颜欢笑,“也好,现在都流行旅行过年,我羡慕别人好久了,今年终于可以实现心愿了。”

    “那你一定要注意安全,逢年过节的就是小偷最多。”刘爱梅叹着气,她心疼女儿,可她真没有办法,“还是赶紧找个合适的男人恋爱吧,结婚了就有自己的家了……”

    “一个人的年夜饭也挺好的,想怎么吃怎么吃,不用考虑别人的口味。”甄心的声音是笑的,脸色却分明悲戚。

    谁会喜欢一个人过年?

    大年三十,是合家团圆夜啊。

    电话已经结束了很久,甄心还是一动不动的靠在窗边,仰头看着天空一片寂黑。

    不是没有想过有这一天。

    从她决定搬出家的那一天起,从她决定绝不向继父的包办婚姻低头的那一刻起,她大概已经被继父从家里除名了。

    后悔吗?

    有一点点。

    但她不会妥协。

    余生那么长,什么都可以将就,唯有身边那个长相厮守的爱人不能将就。

    遇不上对的人,她宁愿一直孤单。

    哪怕有时候,感觉难以忍受。

    萧庭礼在门口看着甄心好一会儿,但她完全没有察觉到他的到来。

    他弹指在门上敲了敲,甄心闻声回神,“要吃饭了吗?我饿扁了。”

    萧庭礼走上前,一手揽住她纤细的腰身,一手拨开她的袖口,甄心转眸笑看着他,“怎么了?”

    明然笑靥,轻松自若,与方才彷若两人。

&nb张家界看羊羔疯专科医院sp;   “我看看那支手表,你有没有一直戴着。”

    “当然戴着。我自己选的,可喜欢了。”

    萧庭礼执起她的手心,贴向自己炙热的唇瓣。甄心感觉到一股火苗,从他吻着的地方燃烧起来,瞬间传遍了四肢百骸。

    他用力将她推倒在身后的大床上……

    三天后。

    今天是许沐和贾梦妍婚检的日子,甄心一早醒来,一边眼皮就跳个不停。

    按照训练课程,今天她应该带导盲犬做体能训练。

    但她到底没忍住,还是改了计划,带导盲犬乐乐出去适应街道环境。

    然后,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市妇幼那条街。

    她是拒绝了许沐的要求,但一想到他那日说,他现在已经不在乎不择手段了,她心里就不安的要命。

    她给韩蓓蓓打电话,想提醒韩蓓蓓一定不要理会许沐,却始终没人接,大概是太忙了。

    甄心正在犹豫,是不是要亲自过去找韩蓓蓓一趟,却意外看见弟弟甄意,从妇幼的侧门跑了出来。

    她心里咯噔一声,连忙快步上前喊住了他,“甄意!”

    “姐!你怎么会在这?”甄意看见她,整个人惊讶极了。

    甄心盯着他,“这句话应该我问你。你这个时间应该在上课,为什么却出现在这里?”

    “我……”甄意眼珠子转了转,“对了,我来帮同学拿东西,对,就是这样。”

    “你撒谎!”甄心的声音忽地提了起来,脸色也变的严厉,“是不是许沐让你来的?”

    甄意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你怎么知道?”

    “他让你做什么了?”她感觉一颗心往下沉。

    甄意眼神飘忽,“没什么……”

    “还不说实话!”

    “真不陕西省专业治疗羊角风是什么坏事!就是帮许大哥抽了一管子血!”

    “他婚检,却要抽你的血,你就不觉得奇怪?”

    “不奇怪。”

    甄意认真地回答道,“许大哥说,贾家人还是没有完全认可他娶贾小姐,所以如果知道他有乙肝,肯定会找理由反对的!可乙肝又不是什么大病,治好了不影响生活的。”

    “他是这么跟你说的?”甄心感觉胸口突然一阵绞痛,像是被人拿刀子,狠狠捅了一个大洞。

    甄意点头。

    “行了,你赶紧回学校去上课吧。”甄心拿出手机,“我微信给你发了红包,这两天多吃些营养的食物,别把身体搞坏了,耽误学习。”

    “嗯,那我走了。拜拜,姐!”

    甄意伸手撸了一把狗头,背着书包飞快朝公交站跑去。

    甄心转身牵着导盲犬进了市妇幼。

    在走廊上,她碰见了提着盒子的韩蓓蓓,正要去送血样,“今天刮的是什么风啊,把你们姐弟俩都刮到我面前来了?”

    韩蓓蓓伸手捏捏甄心的小脸,笑的没个正形。

    甄心的表情一如平常,“我带乐乐来熟悉环境,顺道就上来看看你。甄意也来过吗?他来做什么?”

    “他也说是路过。”韩蓓蓓说着露出个嫌弃的表情,“对了,你不知道吧?许沐今天带着那个贾小姐来婚检了,甄意还说要看看他抽出来的血是什么颜色。呸,当然是黑色了!那个狼心狗肺的渣男!”

    甄心的胸口猛跳了一下,“甄意动了许沐的血样?”

    “嗯,拿了一下,马上被我揍了。”韩蓓蓓哈哈笑,“那小子就是欠揍。”

    甄心没笑,她看着韩蓓蓓,嘴唇动了动,“蓓蓓,有件事我得跟你说……”

    她刚张口,突然看见许沐从韩蓓蓓身后走来,望着她的目光那么深邃。

    “甄心。”他轻声唤她的名字。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ysaox.com  防城港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